要想根本解决号贩子

2018-07-19 13:06

对于号贩子产生的原因,政协委员刘玉树可以说把对了脉。这些年来,号贩子往往扎堆在大医院、热门诊室,让需要挂号看病的病人苦不堪言,说到底,都是医疗资源供需失衡所致:一方面,医疗资源大多集中在大医院,使得病人看病更加青睐大医院,给号贩子牟利提供了商机;另一方面,热点诊室往往缺乏足够多的人才和资源,病人扎堆下使得一号难求。

除此之外,不容回避的问题是,号贩子虽然是市场经济的产物,但它的存在天然地破坏着市场秩序、影响了社会公平正义,因此,对于号贩子的打击不能停留于口头上、纸面上,而应发现一起严惩一起,并且深挖其背后的腐败问题、追究相关部门的不作为。如此,才能根本解决号贩子问题,破解看病难、看病贵的难题。(作者:禹海君)

另一方面,要全面提升各层级医疗机构服务水平,让真正需要就医的患者能够选择信得过、有实力的医疗机构看病,让看病需求回归到基层医院,缓解大医院、知名医院的就医压力。必须承认,我们当前不少医疗机构依然缺乏起码的服务意识,难以建立起与患者之间的互信,也没能切实起到缓解看病难、看病贵的问题。

必须看到,市场不仅具有发现价值的功能,也是欲壑难填的绝佳滋生地,两者是相伴而生的。因此,要想根本解决号贩子,破解老百姓看病难、看病贵的问题,还需要对症下药,把对脉更要下对药。具体来说,首先还是要解决供需失衡的矛盾,一方面要加大医疗资源投入,确保资源分布的均衡化,避免资源集中在一些大医院、大诊室。

退一步来说,对号贩子来说,即使提高几倍几十倍的挂号费,对他们囤号也没有实质性伤害。反倒是,挂号费提高后,号贩子手中的资源更加宝贵,其要价恐怕会更加离谱,对一号难求的患者来说,恐怕也只能忍痛割爱。其实,这些年各地挂号费也增长了不少,也有说法称能降低看病贵、看病难,但号贩子并不见减少。

3月5日,在全国政协医疗卫生界小组会议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北大医院院长刘玉树分析了热门的号贩子问题,指出号贩子问题根本在于医疗资源供需失衡,建议提高挂号费诊疗费用,降低药费检查费,并建立符合医疗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。(3月6日国际在线)

遗憾的是,虽然把对了脉,却实实在在的开错了药。说白了,提高挂号费并非解决号贩子的治本良药,反倒可能给病人看病难造成雪上加霜的效果。因为,其内在逻辑在于此时的挂号费会成为一个价格参考标准,就如同我们如今一说到收入就拿房价做比较一般,结果难道不是在望房兴叹中再添加一个望医兴叹?